• 所指能指

    2010-04-25

    意味深长,因为所指往往大于能指,不能指的那些,都在里面了。

  • 某某生日快乐

    2010-04-11

    the walking girls...

    the waiting girls...

    the lasting happiness ...

    the coming life...

  • 2009-10-09

    一周过得好快。

    旧友如旧衣,颜色、质地、气味、回忆,满身是妥帖。幸好没有去送你,不然肯定哭。

    经过一个失重的下午,便恢复了平衡。成年人的定力慢慢显露出来。不过——幸好我们不是成年人的交往,永远有一点稚,哪怕心蹉跎疲塌下来,某一刻的轻盈始终没有消失过。

    谢谢你,在有阴影的角落,你总带来阳光伴随。

  • 终于在极度的劳累中搬完家。打包打到想哭是感觉现在几乎想不起来了。收拾出能够睡觉走动的空间,就懒惰起来。因此近一个月之后,客厅里还堆着一堆箱子。

    日子在每晚合上窗帘和早晨拉开窗帘之间度过,似乎并无不妥。推掉了种种闲杂事务,安心养护身体,讲课,看书,买菜做饭。

    似乎应当延伸出一段平静的新生活。是的,是的,必须。

    从前热爱宇宙行星碰撞的猛烈,现在却爱平行线。永不交汇,永不。

  • 经过忙碌第一、第二阶段的训练,现在生物钟很准,每天早晨7点半就在脑子里叮的一声叫我起床。

    不过起来也好,梦里还在每天上7节课,两腿酸软地奔走在巨大无比的教室与教室之间,奇异的两条腿,拖在身后像两条尾巴……或者就是站在堆满泥沙的电梯里,怎么也拔不出腿来……失去控制的腿让我焦急万分,马上要上课了……醒来后发现自己直挺挺地平躺着,曲了一下腿,还好,能动。

    经济压力增大,一会很急一会又漠不关心,对身体状况也是这样。要积极一点才对。

    彻底失去正经写字的能力,想表达的东西支离破碎,词不达意。举例来说一直很不喜欢《李米的猜想》,但写不出。看书心里有想法,也写不出。只能记录鸡零狗碎的事情,可悲。

  • 人生的中途

    2009-08-11

    还有几步,就到人生的中途。

    身体状况不好。

    一切便无从谈起,因我的精神本来也不强健。跨至中途,便要保障这真是中途,而不是穷途。

  • 一周授课结束,返回。

    饮食起居、上课下课很有规律,竟然过得也很满足。某日起床后拉开窗帘,眼前是一片无人料理的草场,深草中开出星星点点小白花,远山上浮着晨雾。

    一瞬间想起的是多年前读的里尔克……这夏日草场……

    一瞬间的心神摇荡……

    当然,现在除了里尔克,阅读的还有理财的文章。

  • 一场暴雨之后,一周的忙碌告一阶段。满地水迹,空气里却都是轻松下来的气氛,自己也暗暗舒了一口气。最明显的感觉:一、外语仍是不够用,大大地不够用,哑巴外语时时让自己像盲人在摸索拐杖。二、失去了一部分好奇心。

    过一天,要进入第二阶段。无心准备,习惯了讲台,也让我不觉生出懈怠。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和腰上的赘肉一样。

    去看新公寓,心里是期待的。常规的生活轨道要想不乏味也难,所以像是期待一场虽然辛苦却有趣的游戏:窗帘、餐具、书架、植物……

    只要努力,我值得过更平静自足的生活。

  • 夏天滋味

    2009-07-16

    连续三天暴热,印象里似乎很少见。

    找回了一点夏天的感觉,热闹的街道,熙熙攘攘,裸露的胳膊和腿,轻微的汗味,升腾在街灯之上的晚霞,割草机过去后阳光暴晒青草的味道。更绝的是,黄昏时飘来燎猪脚的焦味,那种不是很舒服的味道却叫人无端地觉得幽默。

    短短的暂时的假期,穿回上学时的旧衣服,觉得很自在;走路也像走回学生时代,暂时放弃单肩皮包,改背挎包。

    水果店很多水果,香甜得腻人;噗的一声,咬开龙眼玲珑的外壳。

    不得不承认,夏天尤其是夏天的清晨和夜晚是让人觉得青春的时间。才几天功夫,觉得自己像又回到了几年前,这种感觉真不错。

  • 母亲的心理

    2009-07-14

    到底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这个可以有……

    这个真没有。

    那要赶紧有!

    ……………………

    模板是泛滥过度的,只是……可怜天下父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