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轻盈的姿态

    2009-07-14

    缓慢地推进各种事项的进程,总算,快要暂告一个段落了。可以有一点自己的时间。

    下午终于感觉到热——阳光底下,开始出汗。短袖T,牛仔,平底鞋。极少穿短袖出门,也几乎不买短袖,对我来说没有多少机会穿。今天穿短袖,手臂裸露便有种新奇的感觉。

    路边一棵蒲公英举着绒球,探出脚尖去触碰它,居然纹丝不动——这个动作让自己觉得很轻盈。在一些瞬间,我还可以活得很轻盈。于是,接下来的心情也变得舒畅了不少。

    希望能尽快搬进新公寓。现在的阳台上,我养死了若干花草。

  • 又是雨天

    2009-07-05

    连续下雨,颇凉。

    中午照旧在S同学处享用数量丰富达四个菜的午餐,啧啧有声,嗞溜吸面条。在友好祥和气氛中结束用餐,已是下午三点。小雨越下越急,撑着大伞独自回来。

    这两天开始有空读书,愈夜愈精神,看完两本书方能睡去。于是决定网上定一千元书假期看,因为科研启动到现在我还没启动。

    拖地板、煮鸡蛋、浇花。

    两周年。

    去年昨日,去看那片所谓的家园地段;今年近日,首付。

  • 雨天

    2009-06-22

    昨天暴热,很久没有感受到那种热了。这个夏天,我还没有穿过短袖、短裤、短裙,它们全在衣柜里窝着。但昨天有了尝试的想法。从外面走回来,出一身急汗,躺下来慢慢等着汗水消去, 这让我想起中北楼夏天的宿舍。水房里清凉的自来水,走廊里光溜溜的青春的身体,身上凉席印下的横竖道道,挖得零七八碎的半个西瓜。

    今早暴雨,天色昏暗。哗哗的雨声也让我想起中北楼窗外的梧桐,被雨水打得颤动不止;和舍友一起慌慌忙忙把窗口的衣物拿进来。

    下午还有课,要去了结这学期某一门课。

  • 疲惫

    2009-06-19

    1、

    又一段极为劳累紧张的时期过去了,忍耐力不错。其实只要不劳心,我也可以默默地做一个工作简单、效率较高的职业工作者。不为人民,不为TMD啥啥,只为拿点生活费。

    脾气有时极好,有时极坏;极好是忍耐出来的,极坏是忍无可忍的。我脾气不好,我修养好。不行么?可连这样都不能被放过。

    2、

    同事说:今天真热,太热了,简直像外省。

    这个词我听了一怔,难道我们是巴黎?那语气中的优越感让我张了张口,但终究没做声。

    某资历很深、土生土长、睥睨北大的同事走了。原本以为最最不可能离开的人,却走了,为了家庭将自己连根拔起,生生插入另一片陌生的坚硬土地。午饭时听说,我沉默了好几分钟,意外、诧异、感慨、或许还有一点于我心的戚戚。

    3、

    飞地、飞地。生在这里,却此生如寄。

    与同事开玩笑,论及京派海派,才发现我是京派中的光杆儿。但那有什么关系?若有必要,我照样能树一面旗。

  • 儿童和儿童节

    2009-05-31

    不算很久很久以前,还在厚颜无耻地以这一天为借口小小地欢欣一下。

    现在要从日历上去除了,或者,留给下一代。这人世间又一帮囚徒,小囚徒。

  • 五一

    2009-05-03

    节前听同事计划开车去香格里拉,吃住玩都FREE——当然,要欠一点人情债。心怦然动了一下——

    紧接着在计划实施以前开始生病,几乎病光了整个假期,留下一点点时间来吃一顿饱饭买几斤水果,然后抓紧时间备课给学生改论文标题、改英文摘要、改错别字、改不恰当的称呼——

    嗖的一声,五一过完了。

  • 生日快乐

    2009-04-11

    发现我们合影很少啊。不过没关系,回忆很多!

     

  • 生命中的礼物

    2009-04-01

    1)   电话响了,白天电话响了很久,有人坐在电话旁,但就是没有人接。晚上的这个电话那边是一个熟悉的声音,疯疯傻傻,一朵笑起来花瓣都要抖掉的花。这边饿了一天的胃,愿意运作起来发出声音聊天了。

     

     2)   生命中的礼物,朋友是其中一种。让血液凝固结成冰碴的,让冰碴化开潺潺流动的,其功用各有不同,如四季流转。

     

    3)   某年情人节有人在等待一份许诺好的礼物,但国际邮包迟迟不到。一脸的不安和惶惑明明白白写在脸上,旁边的人看了心疼。要赶稿子没有时间出去,将衣橱里两条别致的新毛巾用缎带扎成玫瑰花形,藏好。憨态可掬的玫瑰花——如果爱情迟到了,友情或许能带来一点温暖。晚饭时间有人雀跃着呼喊着奔进来,手上一个隆重的纸盒子。于是那两条毛巾仍藏在衣橱里。后来随我离开了那个屋子。

     

    4)   公用水房里见到一个女孩,听着收音机在洗衣服,背影很瘦。水哗哗响,一个我站在一米开外看着另一个我。收音机里的音乐是《生命中的礼物》。

  • 春到

    2009-03-02

    不能怪我蜗居,只能怪节气太按时。发现天地间花红草绿的一瞬间,简直是吓了一跳——而且这已经是两周之前的事了。坐车去上课的路上,一抬头发现路两边满树樱花简直让那些树干捧也捧不住,早晨的阳光柔和地映着,不得不想起云蒸霞蔚这个很俗套的词。

    朋友说到春天总有点感伤,我没有,今年是彻底没有。青春期和更年期都要持续一段时间,挣扎过后一切驶入平静;如今我在这两者之间,努力做一个质量尚可的角色,无论是哪方面的。

  • 回家过年

    2009-01-18

    比起前几天的严寒,气温升了一些,所以持续多日的感冒也就好了。楼底下,一树梅花开得满满当当,喜气洋洋地站在阳光底下。

    虽然拖拖拉拉自己该做的事情没了结,但回家的时间已经到了。那就回吧。

    买了三只玩具熊,比两个拳头加起来再大一点,傻乎乎地坐在墙边。看着它们乐了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