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养鱼必杀技

    2008-05-22

    前两天买的小金鱼已经死掉了一条。红白相间的那条死了,灰黑泛金的那条还活着。

    我似乎总是无缘养金鱼,2004年9月,买了两条金鱼,不到两天就死了;这次也是这样。忽然想起来,2004年那两条名叫卡夫卡和德里达的金鱼,在给它们拍了照片之后就死了。这次的两条,我昨晚也拿相机对着它们摆弄了一番。

    难道,相机真的是摄取灵魂的匣子?——小金鱼,对不起。

  • 金鱼

    2008-05-18

    S一早起来去买了四4条金鱼,一人两条,说:可以预报地震。其实我们都知道那是池塘里的鱼才能做到的,养在大号烧杯里的小金鱼,能担此重任么?——出于心里安慰。

    很多人变得惶惑、敏感,动不动就惴惴不安,为那些画面新闻流泪,忽然感到自己渺小而没有依靠。我也难免,但不那么严重。看很多的画册,看那些光韵笔触,那些凝固画面里的生机,人便沉了进去,安稳自在;只是有关DZ的消息再次传来,又被拽了出来。这种交错的心理体验,让人格外脆弱,也格外坚强。

    晚上走路,我轻声说:如果……我没有什么遗憾……。另一个声音堵了上来:别说别说……

  • 捐助地址

    2008-05-14

    目前 中国红十字会的官方网站已经打不开了,可以在淘宝上用壹基金捐款,直接到账。

    地址:http://www.taobao.com/cn/theme/site/scdz_080512.php

    另外,各大银行网上银行也有快速捐款通道,奉献一份爱心!

    共同祈祷,天佑中华!死者安息,生者铭记!

  • 平安

    2008-05-13

    昨天在单位忙,听别人说:地震了。开始以为只是轻微的小地震,顺口搭了两句也就忙别的事情了。

    慢慢发现情况严重起来,很多人相互询问安全状况,连我也包括在被询问的范围之内。我是丝毫没有感觉的,但网上的报道让人越看心越紧,伤亡人数在不断上升。心里有些堵,天灾又来了。

    希望能得到平安的人越多越好。

  • 对茶的夸奖

    2008-05-08

    别人送了我一种茶,说,不是人种的茶,野生的。我说,难不成是仙人茶?

    过了一天,送茶的人问:你尝了么?我尝了。如何?我说:好喝,喝了好多,差点尿床。这样的喝法,是牛饮,喝过的杯子是要被放在山门之外的。可是牛并不在床上睡觉,也不会尿床。

  • 最近很忙,当接线员、打字员、记录员、面试官、小跑腿;虽然很忙,但居然有心思看书、写字、翻画册,觉得状态不错。

    朋友们的勤奋是能感染我的,觉得自己似乎也跃跃欲试,不是跑着跳着要去追求什么,而是从容地、平静地把手里能做好的东西更认真、更耐心地打磨再打磨,而新鲜的那些呢,如果脚步还轻快,也是要学的。

    埃舍尔说:惊奇是大地之盐。我爱极了这句话。是了,一直想写埃舍尔,拖了太久了。如果有两个完整的夏夜,或许,是可以写一写的。

  • 又是雨季

    2008-05-05

    进入雨季了,气温比上周下降了十度,穿风衣、毛衣的人随处可见,当然光膀子、美腿热裤的也还有。大半年都可以看见这种奇特景观。

    今天早晨就觉得空气的那种湿润,植物成长的那种状态似乎很熟悉,但没有多想什么。离开人来人往、电话不停响的办公室,下班时撑开伞的那一瞬间——想起来了,去年这阵子,今天再过十天,就是我来确定后半生的时间。那时也是一直在下雨,每天下雨。我只穿了一双鞋来,撑着伞跑来跑去,鞋被雨水泡坏了。内心极度复杂的时刻,在翠湖边看到一树蓝花楹。

    真快啊。居然这么快。或许再过一阵又要搬家,虽然这个屋子有种种不便,但还是有些留恋。8月底搬进来的,到那时也该一年了呀。

  • 食谱

    2008-05-04

    左1:薄荷鸡蛋汤;右1:蒜香炸排骨;

    左2:酒酿饵丝;右2:清炒蚕豆米;

    左3:叉烧排骨饭;右3:清炒菜心;

    左4:青花火腿;右4:清炒芦笋,番茄鸡蛋。

  • 好险,追杀的斧头已经在身后带起了风声,我一跃——居然逃脱了。尾巴好好的,还在身后摇啊摇。

    要勤勉地工作,宁静地生活。

    可是还有一个忙碌的五月在等着我,忙碌的五月,注定不能穿高跟鞋(也不可以光脚丫)。

  • 幸福的彼岸

    2008-04-27

    苦熬近一月,开始见了一丝曙光,暂且算是自我安慰。实际情况是,我用心或者不用心去做的事情,常常都不能令我快慰。

    Stoics认为所谓“幸福的彼岸”,便是死,自觉自愿、满心愉悦地去死。

    我还做不到,所以只能做个游弋于字词之间的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