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圆记

    2007-10-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roccoliya-logs/10201111.html

    俗话说,十五不圆十六圆。十五的月亮我没看见,或者说没看清楚。十六的,看了。十六那天吃过晚饭,心满意足开始干活。一会收到短信,说抬头看月亮。在阳台上张望半天,只见天空浮着层层叠叠的云,透出微微的光,却不见月亮。揣了相机,光脚穿了拖鞋就跑出来,一定要去看一看这满月如何。 

    出门看见一地的光亮,便知今晚的月亮一定了得。绕过几幢楼,月亮出现在树梢,正圆一轮,安安静静。树影子撒在路边,下面是低声谈笑的人。举起相机便拍,无奈这相机我用得不熟,拍出来不是多出了几个影子,便是一片乌黑。绕着校园追了一圈,自己倒颇像天狗,却没拍到一张好的。懊恼不已。 

    石台上一群人在打太极拳,见我靠着石栏想拍那屋檐上的树影和月亮,并不在乎我焦急中胡乱变换模式按出的闪光灯干扰了他们。再走几步,我又对着天空举起相机,闪光灯一闪,不远处树下一对男女猝然分开。愣了一秒,大家各自走开。 

    拍不到好的,干脆不拍。走一走,细细看月亮。走一段,月亮不见了;再走一段,回头看它又好好地跟在后面呢。月亮在云层间慢慢游移。屋顶、高塔、树、地上隐约看得见疏密的草、柔和起伏的道路,一切都那么安静。心里怀着一种莫名的兴奋,一种莫名的哀伤。眼前的美宁静地出现,并不为我停留。长空浩荡,似乎只是为了托着这么一轮明月;走到大街上,车流仍未止息,一半红,一半黄,在过街天桥下不断流淌。 

    很多年前,我也站在北太平庄的天桥上这么张望。那时是九八年初春,我为北方的春天景色沉醉不已,黄昏时东门大路旁的泡桐花一片紫霭,于是抬头抬头不断抬头

    (写至此处,起身去拿东西时,手带到了书架顶上垂下的合果芋枝蔓,盛水的插瓶劈头倒下,洒我半身水,叶子折了两枚。电脑键盘上溅满水滴,幸无大碍。) 

    月圆记,没写完。九月二十九日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