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仙下凡

    2008-03-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roccoliya-logs/17709501.html

    刚显摆了自个儿的所谓“神仙”日子,马上遭了报应,在系里开会、跑腿,整理材料申请啥啥点。其实没啥事,只是神仙惯了的神经不太适应。对于地方主义/集团/利益/视野等诸多问题又稍微有了点理解。有时候觉得本人温和的脾气下面天生长了一根反骨,动不动就摆出一副腰椎肩盘突出的样子来自我折磨。

     天气晴好,花开了,草绿得淌成一片一片,鸟叫个不停。无数的年轻人坐在树底下说笑,有的头发上还带着一两片花瓣。他们才是神仙吧,我有些羡慕、又不自觉地怜悯他们。 

    最爱的颜色在眼前出现了,悬铃木的树皮灰里带着绿,那种熟悉的湿润!悬铃木叶子的新绿透出茸茸的灰,像是刚从蛋壳里面钻出来将干未干的翅膀。站在那株一百多岁的巨树底下,无异于身处浩瀚的宇宙,一时之间,有些眩晕。 

    不愿意做晚饭,就去小店里吃米线。自己也很奇怪,十年来从不挂念的食品,现在每隔一两周不吃,舌头上就会起想念。看来,我的味觉正在被重新规训;而我的精神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