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关

    2008-12-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roccoliya-logs/32830628.html

    实在太久没沾酒,前一次估计是一年前,也是系里的年饭。今年吃得早,气氛并不浓郁,陪几个笑脸,半饥半饱吞几杯红酒也就完事了。能早早回来,准备明天本学期最后一次课,没什么依恋也没有什么遗憾,有始有终便是善终。状态越来越平稳,已经过渡成功了。

    老人家喜欢教导人,便端着酒杯听教导。口是心非并不是坏人才会做的事,当局者旁观者人人心知肚明,合演一场热闹戏码而已。对一切,感情、工作、未来,要有热忱实在是耗费精力的事情,不如开了电热毯早睡。柔软棉被下面,是将死而生、死而后生的躯体,在柔和地朝向中年迈进。

    人们总在年关计算这一年如何。而今年似乎没有太大必要。以后,难道也一年一年更无必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