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9

    2007-06-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roccoliya-logs/5813317.html

     之后,之后

     

    再过一个星期,如果顺利的话,就尘埃落定了。

    之后,是什么?旅行?收拾东西?摆摊卖东西?告别?一长串的列下去,便渐渐模糊起来。然而主题是明确的:将自己连根拔起,移植到另一片土地上。

    我试图 顺利地转换身份,中间总是有一些小小插曲。面带微笑侃侃而谈自吹自擂应付面试提问的,是我;手拿粉笔慷慨激昂滔滔不绝试图感染自己的,是我;撑着雨伞走在 那个大学著名的一百级石阶上,突然发现高跟鞋的鞋跟掉了半截的,是我;站在树下发现五只松鼠就兴奋大叫被手拿相机专心拍摄的小同学狠狠剜了一眼的,是我。 在那重要的一个早上,就有这么多的我。不过,身份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我的内心在暗暗地积蓄力量。这个,我是知道的。

    导师写 的评语,有一句:不事张扬。从前另一导师的评价,也很类似。其实,就如同那朵巴伐利亚的龙胆,它的火苗幽暗纯净,却是一种冷色调的高温。我从未有机会像师 长敞开自己另一个激越的内心世界,这在从前,我以为是必要的。其实并非必要。现在我以平常人的眼光来看待平辈或长辈,反而自然平和许多,视野也广阔得多。 所谓敬仰,最好是一种态度(而且是在不断改变的),而非信念(虽然它也是可以改变的)。

    最后一个月份即将来临。

    今晚, 天空完全属于夏天的夜晚。没有那种奇迹一般的云朵出现(在过去的十年,我也不过只见过三五次)。风里有轻微的尘土气息,还有汗水的腥味,也有西瓜的清甜气 息。物体被路灯的光线拉到前面或者推到后面,分布在不同程度的阴影中。天快黑了,勉强可以辨出一株植物的形态和颜色,脑海中冒出一个生僻的词语:丝毛飞 廉,大致可以确定。有一点小小的得意,随即又觉得无趣了。

    实际上,不愿意让眼前的一切事物都被情绪附着,尽量自然地过完这段时间就好。

    我想象着自己坐在湖边的椅子上,身后是灰蓝间米黄的房子,墙角有大片杜鹃。可能,那时十年已经去过了。希望在某一些瞬间,我还能保有片刻的纯净,用来平静无声地回忆此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返工的活 2007-06-12
    6,6 2007-06-12
    6,3 2007-06-12
    6,2 2007-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