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吞噬时光的饿人

    2007-06-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roccoliya-logs/5970360.html

    时间临近了,别人已经开始张罗、收拾、搬迁。我不愿动,拖着。睡觉、吃饭、发呆。

    饭局成为生活的一大部分。有不同的饭,就吃;有酒,就喝;与不同的人聊天,告别。某些情绪像丝一样被抽出来,将彼此的关系绑得更牢,或者说,不像以前那么松;更多,还在身体内部,以蛋白质的形式存在。它终将被时光腐蚀,化为乌有。终将随着躯体的老化被排出体外。

    喝酒略有些频繁,加之天气炎热,嗓子开始受不住,隐隐的疼。然而,酒还是要喝的。胃口也还好,晚上吃面,吃七个羊肉串,过一阵又接连吞下若干寿司。我仍旧不能静坐,不停吃东西。像写论文那阵一样,写不下去就不停吃东西,肚子不饿,心里仍然觉得饿。半个月之间,这两天发现腰上长了一圈肉。

    楼前新种的植物,看着总是眼熟,名字一直在喉头犹豫。萱草、费菜,应该就是了。 

    分享到: